回顾陕西一空调维修工惦记女主人在机房发生性联系终酿悲剧

“没有必要相信超自然的罪恶之源,人类就能作出所有的罪恶之举。”罪恶源于人心底毫无节制的欲望,而隐藏在人性中的恶意是难以想象的。有时候善恶就在一念之间,哪怕是身边之人,也有可能会在恶意的驱使下伸出毒手,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2011年发生在陕西的这起案例,无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空调维修工惦记上了照顾自己生意的女主人,不顾其反对在机房强行发生关系,事后为了掩盖罪行向其伸出毒手,最终酿下一场悲剧,实在是让人震惊不已。那么这其中究竟有何隐情?一切还需慢慢看来。

王力(化名)出生在西安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从小父母管教不严,让他养成了不学无术的坏习惯,连初中都还没有读完就辍学回到了家里。好在父母知道一直好吃懒做不是个办法,为了将来打算强行送王力去学了门空调维修的技术,才得以让他走出家门后不至于养不活自己。

就这样,王力成了名年轻的空调维修工,平日里赚得虽然不多,养活自己却是绰绰有余。工作算是稳定下来了,婚姻大事按道理也应该提上日程,然而家里给他介绍了好几个同村的姑娘他都不满意,条件好的又看不上他。长此以往,这件事情便也就搁置了下来。

眼看着已经二十五六的年纪,王力却还是个单身汉,平日里除了工作的时间基本上就是一个人待着。也正是在工作的过程中,王力认识了一名叫闫静(化名)的女子,闫静是王力的一名客户,因为家里空调的问题喊他去帮过几次忙,一来二去之下便也就熟悉了,后来甚至还相处成了朋友。

这个时候的闫静不会想到,就是这样一位称得上朋友的男子,竟然会向自己伸出毒手。那是在2011年6月24日,原本在家休息的闫静突然接到了王力打来的电话,说是要约她出去叙叙旧,她当时根本没有多想就欣然赴约,谁想见了面还没说上几句话,王力又说要她去单位的女浴室洗澡。

闫静虽然觉得有些不合适,但当时天气炎热一路过来她的确流了一身汗,于是便没有拒绝,殊不知自己已经一步步陷入了危险之中。等闫静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后,看着眼前衣着单薄、披头散发的女子,王力一时间色心大起,竟对闫静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王力一把将毫无防备的闫静拽至空无一人的空调机房后,用绳子紧紧绑住她的手脚,就这样强行与其发生了关系。期间闫静拼命反抗呼救,想要从王力的手下逃离,结果反而惹怒了已经丧心病狂的王力,为了不让事情败露,他用布条死死勒住了闫静的脖子,不一会儿便让她昏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一切,王力内心恐惧不已,脑子里竟然冒出了一不做二不休的想法,于是跑去值班室,翻箱倒柜从工具箱里找出了一把裁纸刀,残忍割向了闫静的脖子,就这样让她彻底失去了呼吸。事后,为了掩人耳目,王力又将闫静的尸体肢解成块,分别装进了几个黑色的塑料袋内。

趁着夜色,王力将三袋尸块藏在了单位办公楼之间的夹缝中,第二天中午又将其余尸块、作案工具以及闫静的衣物、随身物品等丢弃在了郊外的小河。然而这滔天的罪行注定难以掩藏,尽管王力在案发后仔细擦去了空调机房残留的血迹,但免不了还是有所疏漏,几处喷溅在角落的血迹很快让单位的同事发现了不对劲。

而被藏在夹缝中的尸块也很快腐烂,发出的异味让路过的清洁工停下了脚步,翻开黑色的塑料袋一看,他二话没说便打电话报了警。警方在接到报案后当即对此案展开了调查,通过现场的蛛丝马迹以及监控中保存下来的画面,王力的罪行很快暴露在了参与调查的民警面前。

在被逮捕归案后,王力面对警方的质询还企图否认自己的罪行,然而在确凿的证据的面前,他的谎言很快就不攻自破。首先,王力采用暴力手段,违背妇女意志与闫静发生关系的行为无疑已经涉及了QJ罪,其次,他在事后为了掩盖罪行将闫静残忍杀害的行为还涉及了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之下注定难逃法律的严惩。

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生命是行使其他一切权利的基础和前提,任何公民的生命都受法律保护。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罪是指,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最后,王力大概率会被判处死刑,为自己的罪行付出生命的代价。然而哪怕是这最严苛的刑罚,对于闫静受到的伤害来说都只能用微不足道来形容。王力仅仅为了满足内心不合理的欲望,就对一个无辜之人施以杀害,可想而知他的法律意识有多么淡薄,内心的恶意有多么极端。这样一个为非作歹之人,注定不能轻易放过。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