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十多万却买不到大金空调?

中国空调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已经形成日系、美系、国产等诸多品牌混战局面。消费者为何打算花上十多万,却买不到大金空调?

在重庆,大金中央某经销商负责人对任艳丽说。打算花十多万元,却无法买到产品的“咄咄怪事”,任艳丽平生还是第一次遇到。

任艳丽家在重庆,最近装修新房,准备购买中央空调。“之前在网上做了很多攻略,打算购买心仪的日系品牌大金中央空调。”她说,按设计师预估,如果购买大金,将会花费十多万元。

一些不熟悉大金的消费者,通常误认为它是国产品牌,但实际上它是一个来自日本的企业1924年,大金就在日本大阪成立,1995年全面进入中国市场,号称唯一一家集空调、冷媒、压缩机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于一体的跨国型企业。

目前,大金在全球空调市占率排在前列,在中国中央空调市场细分领域特别是中央空调多联机细分领域,连续十多年在国内位居市占率前列,被誉为“空调界之王”。

从售价来看,匹数、能耗等基本参数相同情况下,大金比同为日系的三菱重工、日立、东芝更贵,也远超格力、美的、海信等国产巨头,在中央空调界名副其实售价“最贵”。

如今,中国空调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已经形成日系、美系、国产等诸多品牌混战局面。那么,消费者为何花上十多万,却买不到大金?

经销商不敢做任艳丽这笔生意的原因是:她的房屋住址、房号已被其他经销商,未经业主知情、同意抢先报备。

所谓空调报备制度,多发生在费用更高的中央空调领域。简单而言,房屋信息已由第一个经销商登记,其他经销商就失去与客户沟通、询价、报价、签订合同的资格。

“比如大金空调在某城市有多个经销商,A经销商将消费者信息上传至厂家报备系统后,消费者无论去其他任何经销商,厂商都只认报备的A经销商。”空调行业内部人士龙伟表示。

这是一个消费者无法绕开的“潜规则”:即便其他经销商给客户更大优惠,或者希望与其他经销商签合同,那么就会被厂商判定为抢单,需要向A经销商赔款。

这个说法,任艳丽在向经销商询价时得到了肯定回复:如果报备经销商向总部反馈,那么她就会遭到几万元罚款。

这个“保护期”相当长,报备后一到两年内,空调企业不会接受任何其它经销商提交的该用户订单。即便用户以别的信息成功拿货,但倘若厂家发现实际安装地址与协议地址不符,将不予保修。

B经销商遭到的数万元罚款某些厂商内部也称为协调费,或第一报备人的返点费,由消费者最终购买经销商支付后,最终也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以保证报备经销商的利益。

因此,这也造成消费者如果不愿意出这笔钱,那么经销商宁愿放弃,也不敢做这笔生意的主要原因。

根据“极点商业”了解,“报备制度”作为一个空调厂商发明的游戏规则,大约始于2007年。彼时,中央空调开始家装销售模式,但很多经销商不规范,导致客户安装效果不满意。因此,厂商要求所有经销商需把客户资料上报企业,企业审核设计方案,并在出货后上门检查。

在此基础上,“报备保护制度”、“价格保护制度”逐渐成为行业“潜规则”。2012年8月初,大金空调也在国内全面正式执行,迄今历时超十年。

空调行业内部人士龙伟称,“报备制度”初衷,是保护厂商品牌声誉、经销商和消费者利益,以及更大程度监管市场秩序。

“厂商产品一般有指导销售价格,以及最低销售价格。”龙伟称,如果经销商之间恶性价格竞争,没有底线降价,那么肯定会扰乱市场秩序,不仅厂商品牌形象受损,而且消费者的安装、售后也会缺少保障。“比如安装、售后时额外收费,偷工减料等等。”

初衷或许是好的,但由于第一报备经销商拥有客户唯一出货权,导致该制度如今完全变味,甚至沦为奸商“损人不利己”之道,侵害了消费者诸多权益。

首先,给消费者选择权、议价权上带去了极大不公平。从任艳丽了解来看,同一品牌、同样配置中央空调,同一城市不同经销商报价差距较大有的相差数千元,甚至有的相差数万元,被报备后,消费者就失去了比价、“优惠”资格。

“被报备后,消费者渠道选择、成交价格会受到很大约束。”另一位曾打算购买大金的消费者颜宇称,家用中央空调售价通常数万元、甚至十多万元,消费者多方选择、性价比交易,本是正常市场行为,但在“报备制度”下,导致消费者只能向报备经销商购买,价格也被该经销商“锁死”,是一种事实上的“垄断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龙伟说法,如果用户接受了报备价格,那么后期维修保养成本,通常也会相当高。

一些品牌报备制度,只需知道消费者地址,就可以在该厂商系统内进行报备,一些无良商家就在消费者本人没有知情、同意情况下,抢先报备业主地址,然后利用制度漏洞赚取差价。

这正是让任艳丽最吃惊的地方:她此前没有向任何空调经销商询价过,且没有向任何经销商泄露过自己住址。并且,她找丈夫确认了没有向任何大金经销商询价以及其他经销商联系过,那么自己信息是如何被泄露,并且被偷偷报备到系统的?

业内人士称,这有几种渠道可以轻松获得消费者具体信息。一是新交盘小区中,有很多家电、装修品牌销售人员“扫楼”;二是开发商、物业、装修公司、设计师等也可能泄露消费者信息。

“这也是很多刚接盘,或者准备装修的消费者,会经历多个行业、多个公司轮番电话轰炸的原因。”上述业内人士称,购房、装修行业处处是“坑”,个人信息被泄露早已无处可防。

“业务员扫楼,扫到你家房号,他去报备,这在(业内)很正常。”上述大金经销商负责人如此告诉任艳丽。

当经销商通过各种渠道,都可以“精准”获取准装修客户信息时,即便客户谨记“别把地址告诉经销商”经验,也很有可能被不良经销商进行地址报备,然后坐等协调费。

这些不公平,都让诸多业主愤怒。遗憾的是,尽管投诉、质疑、吐槽颇多中央空调报备制度事件颇多,但哪怕投诉到厂商,也无济于事。“我打电话给厂商投诉撤销报备,被厂商直接拒绝。”一位消费者称。

“(大金)上海市场部门不会管这些。”上述经销商就明确对任艳丽表示,同时为了降低消费者的反感,不允许经销商给客户透露报备事情。

这些让消费者选购中央空调时变得小心翼翼,而且经销商也越来越不满。“疫情以来,客户本来就流失严重,加上报备潜规则,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无奈只好更换了代理品牌。”原来是大金代理,去年更换成另一品牌的经销商陈力说。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报备制度”曾是行业潜规则,但近年来随着市场竞争加剧,消费者投诉增多,越来越多品牌已选择放弃。

多位经销商明确表示,除了大金、日立等少数几个品牌,海尔、格力等国产品牌如今已不存在价格报备,甚至就连同为日系品牌的东芝,目前至少也在品牌层面取消了“报备”。

高价格、高利润是大金坚持“报备”主要因素。以任艳丽装修房屋为例,制冷面积、总制冷量、主机和室内机数量相同情况下,大金N系列配置报价至少需要11万。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