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空调清洗:执行难为哪般?

“太可怕了,没想到平时上班呼吸的空气这么脏!”引起上海陈女士惊呼的是公司所在办公楼的中央空调进行清洗时的情况。苍蝇、蟑螂、蚊子尸体遍布风管,甚至还有死老鼠,清理出的垃圾总量达到2吨。据现场测算,风管积尘最高值达到500克/平方米,超过国家标准25倍。

以上海为例,其安装中央空调的大楼超过1.5万幢,能及时清洗集中空调的大楼却仅为40至50幢。去年,对699家大型超市、宾馆、饭店抽查发现,进行空调清洗的仅为20%。而今年4月,市卫监所组织的一次公共场所空气质量抽查显示,全市60多幢建筑大楼的空气质量堪忧,其中不少正是由空调清洗不到位所致。据相关医务人员介绍,中央空调内部的积尘若不及时清理、循环水长期不更换,就极易滋生真菌、军团菌等微生物,从而引发空调环境内人群呼吸道、呼吸系统疾病。中央空调清洗事关公共利益,却为何如此难以执行?论商台网友对此展开了积极讨论。

按照近期市场给出的每平方米35元的价格计算,完成一栋上万平方米写字楼的中央空调清洗,至少需要几十万元。不管是业主还是物业公司,这笔款项都被毫无疑问地视同“巨资”,势必要经过一番深思。况且,现在几乎很少有业主和物业公司在合同中约定中央空调清洗责任的归属,“巨资”的来源往往就这样不了了之。

与之相对应的是,目前对中央空调不按规定清洗的处罚依据还是1987年制定的《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该条例规定,对不清洗者可处罚款300至800元。如此罚款与动辄数万元的清洗费相比显得微不足道,这也导致了中央空调使用单位宁可罚款也不愿清洗的尴尬局面。同时,相关政策的缺失还导致执行难,加强相关政策制定,以及执法强制性的呼声正日益高涨。对此论商台网友评价:“清洗费用昂贵,罚款却小儿科,在利益的驱使下,相信任何一家单位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主动清洗的。”

中央空调清洗是一个典型的“隐蔽的系统工程”,涉及保洁、暖通、空调工程管理和消毒卫生等综合服务。中央空调的几乎所有通风管道都隐藏在吊顶上面,清洗要在合理利用机器人基础上考虑空调实际情况、施工现场允许条件、建筑物营业时间、客流等,不合适的清洗设备和清洗程序、手段,不但不能有效清洗空调,还会引起空调二次污染,同时可能把水、电、气、消防设备破坏,引发安全恶性事故。因此对于清洗方的施工质量、组织管理水平、经验、专业化程度和科学、安全作业都有较高要求。

但现实却是,我国中央空调清洗业没有经历正常的市场培育过程,保洁、空调生产、环保、物业等各种背景的投资人纷纷介入,造成目前市场的鱼龙混杂。部分企业甚至拿着墩布就敢清洗空调,有的则偷工减料,只清洗过滤网、通风口,至关重要的通风管道却省去了。目前空调清洗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行业准入制度缺失、清洗标准不统一、价格收费混乱、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有论商台网友坦言:“上百万的中央空调哪敢让那些游击队来清洗?正规的清洗公司太少,清洗的风险太大了。”

“上海没清洗过中央空调的公共场所那么多,今后岂不是要戴口罩出门了?”陈女士言语中透着无奈。好消息是,随着世博会的临近,上海市相关部门将会要求所有中央空调使用单位进行一次集中清洗;坏消息是,世博会过后怎么办?

制冷快报讯:近期,有不少中央空调清洗从业者向国家特有工种职业技能鉴定站反映,随着气温逐渐升高,中央空调清洗业务量越来越大,有很多员工有培训的需求,但培训班不是时时都有,希望鉴定站能多举办中央空调清洗的培训。另外,业主对公司要求越来越高,要求公司出示清洗资质及员工国家级执业资格证书。应学员要求,2013年

中央空调的清洗在业界已经热闹了好几年,但制冷机组的清洗还从来没出现过大的动静,至少它还没有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热烈讨论,它究竟开始进入到了多少业内人士的视野,是否如武汉华兴化工所预期的那样即将成为一个新产业方兴未艾,对冷冻冷藏企业来说又是否意味着新的商机?带着众多的疑惑,《制冷商情》记者日前采访了武汉

天气冷了,办公室都打开了空调通风送暖,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要是空调通风系统污染超标,将会引发头疼、咳嗽、皮肤过敏等症状,甚至滋生“军团菌”,引发军团菌型肺炎。近日,国家疾控中心对上海、广州、武汉等9个城市公共场所的空调系统进行了检查,结果发现军团菌的检出率超过30%,最高甚至达到了75%。中央电视台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