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6亿美元修中央空调”?呵呵……

原标题:“花6亿美元修中央空调”?——新华社记者实锤美国国会和媒体诬陷武汉病毒所

8月17日,新华社记者看到《华尔街日报》一篇言论文章里的一个重要数字,顿时心生疑窦:“它(武汉病毒所)曾提出要求,花费超过6亿美元建一个新的通风系统”。

记者想起,《》在月初也登出一篇有关武汉病毒所的言论文章,翻查之后发现,果然也有这么个数字:“武汉病毒所曾在2019年9月提出,通过竞争性谈判改造其空调系统,耗资6.06亿美元。”

美国两大报纸都这么说,其中《华尔街日报》言论文章的第一作者还是原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博士,这个数字到底是哪来的?

原来,8月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领衔共和党议员迈克尔·T·麦考尔发表了一份《COVID-19起源: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调查》

武汉病毒所线亿人民币改造中央空调?循报告脚注和网上搜索,新华社记者找到了当时的招标文件。

《》文章里还提到了武汉病毒所一个园区曾预算130万美元购买安保服务。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少数党(共和党)幕僚报告写的是128万美元,也“严谨地”给出了数字出处:

事实是:“预算金额:83.0万元(人民币)”……128万美元大概是830万元人民币,是83万元的10倍。

连续发现两则错误,这让新华社记者对于被《》和《华尔街日报》引述的美国会报告表格中的“预算金额”产生了彻底怀疑。

经过一一核对,7个数字里有5个出现错误,除了上述两例之外,还有如此三例:美国会报告里说这一项目预算逾40万美元,即大概是260万元人民币。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少数党幕僚报告称,武汉病毒所“进行如此重大的翻修看起来有些不寻常”。换言之,这都是武汉病毒所“不对劲”、可能是与新冠病毒起源有关的证据之一。但这一“证据”却是如此低级的算数错误。

17日,按照西方交流惯例,新华社记者给上述议员的新闻助理、两份报纸编辑和有关文章作者发去电子邮件,指出错误、要求更正。在等待两天未收到回复后,于19日公开发表英文文章指出了上述错误。

20日,《华尔街日报》上述文章页面已刊登更正,并指出错误来源于国会报告:“武汉病毒所在2019年招标购买通风系统的预算大约为60万美元。这个数字在之前的版本里被错误描述了。(本文)作者依赖了一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报告,该报告引用了一份被明显错译的中国文件。”

24日,《》上述文章页面也已刊登更正,并指出国会报告是错误源头:“本文援引的国会报告错误表述了武汉病毒所在2019年9月提出的招标价格。有关空调和保安服务的采购项目价格已被更新。”

而上述最少差10倍、最多差1000倍的错误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一些推特网友展开了热烈讨论……

Darin Friedrichs说:“这意味着,一份有关实验室泄漏论的国会报告,《》《华尔街日报》都错误地声称武汉病毒所花了6亿美元用于通风,而事实上只花了60万美元——因为他们不懂中文,或是不知道如何小心使用谷歌翻译。”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