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农村冷链物流背后的“隐”与“痛”

“目前,农产品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农村领域的冷链物流成本太高等问题还是无法有效解决,而且现在的农副产品市场基本上都接近于净菜市场,就比较容易受损和难以长久保存的叶菜类来说,在源头种植基地收货,在保证叶菜类农副整洁、整齐的同时,最大限度减少在运输和交易中的水分损耗,菜农便采取分拣除杂,深井水清洗浸泡的方式。”河北省邢台市邢州现代农副产品国际物流中心市场蔬菜部经理郭明如是说。

有数据显示,放弃巨头深耕的一二线大城市,将目标放在更下沉的广大农村市场的拼多多,在2019年第二季度,超越了百度,成为市值第五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巨头们的无争地带轻松获取增量市场的红利。

看来扎根农村,下沉农村市场大有可为,不过农村电商这亿万级蓝海背后,还有诸多制约其发展的因素,农村冷链物流运输就是其中一大“痛点”。

如在2018年,商务部办公厅、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印发了《关于复制推广农产品冷链流通标准化示范典型经验模式的通知》,其中确定了31个试点城市和285家试点企业参与农产品冷链流通标准化示范;2019年末农业农村部为贯彻落实《关于加快发展冷链物流保障食品安全促进消费升级的意见》、《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做好城乡冷链物流发展调研等有关工作的通知》和《城乡冷链物流设施建设补短板工作方案》有关要求,加快农产品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农业农村部拟全面摸底农产品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情况。

除此之外,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政府仍关注农村冷链物流的发展情况,为此,在2020年2月财政部、农业农村部联合发文,要求启动农产品冷藏保鲜冷链物流设施建设,文件称,新冠肺炎疫情对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影响相对较重,各地要结合今年准备启动的农产品冷藏保鲜冷链物流设施建设,利用中央财政安排的农业生产发展资金,加大对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的支持力度,重点完善田间地头冷藏保鲜设施,不断增强农产品生产供给的弹性和抗风险能力。

就目前来看,为了能保证农产品在运输过程中不会腐坏,各方都有自己的方式方法。

郭明告诉记者:“热的时候基本上是叶菜类比较怕会腐坏,但那时候交易时间会延迟,所谓交易延迟就是在夏天的时候,为避免高温情况下对产品的影响,就我市场而言,交易时间会从原来的下午3点到晚上10点,延迟到晚上6点—凌晨2点左右。”

丁贵做了四五年的生鲜果蔬批发销售,进货的时候对运输要求比较高的水果以及菌类产品都会使用冷藏车辆,其他的生鲜果蔬都还普通车运送。“这么做还是为了节省成本,我们最怕的就是果蔬还没卖完就坏掉,烂掉。不新鲜的果蔬谁都不愿意买,但成本在那儿摆着,你多用一辆冷藏车,或者你多用一个冷库,就多了许多成本,所以我会根据经验来掌握好进货量。”丁贵说。

另外,据记者了解,其他常见的农副产品,必须是豆王,黄瓜,西兰花等,还有其他酒店常用的精品蔬菜,通常采用的是泡沫保鲜箱分装,底层和中间放瓶装冰块方式,进行长时间保鲜,这种方式可同时和其他常温下的农副产品用普通货车运送,反而比比较单一的冷藏车更优惠和实用。

根据中冷联盟2019年调研全国1832家企业,中国冷库总库容量约为4600万吨,较2008年850万吨增长超5倍。根据2012年-2019年数据调研分析,我国冷库每年以15-20%的速度增长,预计2020年我国冷库保有量将突破6000万吨。不过,目前我国冷库的仍然不足,设备也不齐全,与发达国家对比来看,目前我国人均冷库保有量约0.035立方米,美国人均保有量约0.365立方米,日本约0.233立方米,如果我们要达到发达国家人均冷库保有量(0.3立方米/人),预计还需建设4.17亿立方米冷库,约1亿吨,而目前,万吨级冷库建设成本预算高达4210万元。

广州市邱达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旭认为:“由于农村人口分散,冷链运输的配送成本也因为路程较远、返程空载而大幅提高。可以说农村冷链物流的‘成本’问题不是单一的一个方面,而是需要多维度去思考去解决的问题。另外,当前我国农村地区的相关冷链物流设备非常短缺,需要购买设备的资金比较大,这也导致了冷链设备分布不均衡;可以说,我国农村冷链物流在当下还存在技术水平不高和相关产业的配套不齐全、没有明确相关的法律法和专项标准、缺乏冷链物流专业的人才、冷链物流体系不完整,监管力度不够等问题。冷链物流建设是一个系统性项目,中间涉及多个环节,保障农产品运送顺利进行,需要着力补齐冷链物流供应链的短板,减少‘断链’问题。”

他说:“冷链越贴近生活,才越容易被广泛应用,比如哪个百姓家里没有冰箱?哪个商超或饭店没有冰柜?而真正阻碍冷链物流发展的还是行业利润,我认为冷库和冷藏车的广泛应用程度是衡量冷链物流发展的标尺。”

今年全国两会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将推迟召开,而在2019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二商东方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唐俊杰,全国人大代表、蒙牛集团“80后代表”史玉东,全国人大代表、华致酒行董事长吴向东及全国人大代表、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等对冷链物流建设问题提出了议案及解决方法,将冷链物流的话题再次推上热门。

唐俊杰在2019两会期间表示:农产品‘上网’容易,但如何从农村到城市,还需要快递物流配送以及市场终端的推广销售等一系列配套措施,只有实现了从农产品到商品的惊险一跳,才能最终实现其价值。对于如何解决农产品“上行难”这一难题,唐俊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要倡导城市农产品实现冷链配送和共同配送。共同配送可以缓解城市交通压力,提高物流效率,确保农产品的冷链食品安全,减少农产品的流通环节和流通费用。让传统的快递物流企业快速地向着智能化、现代化迈进,更好地为消费者服务。同时,唐俊杰提案:建议明确氨制冷剂监管依据,保障冷链物流可持续发展。

一方面千方百计帮助菜农销售;另一方面,县供销社免费对菜农和在我县大宗采购蔬菜的客商提供冷库储存服务

该中心肉类产品预计年吞吐量2万吨,采用先进技术实现净肉进京、进超市,避免环境污染,每个批次的商品可追溯,促进食品安全信息化、冷链流通标准化,有效补齐京西肉类冷链物流设施短板

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了2022年国家骨干冷链物流基地建设名单,确定24个国家骨干冷链物流基地,沈阳国家骨干冷链物流基地位列其中。

Categorie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